“红绿灯”是我们两代军人家庭的生活记忆……

2022-09-23 08:04:23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

解放军报**发布

“红绿灯”记忆

■王同富

“八一”前夕的一个**,我与几位退役老战友漫步在海岸边。前方军港出海口,航标灯红绿交替地闪烁着。回到家,我的小外孙已乖乖地抱着“红绿灯”小被子上****了。这让我又不禁想起我家的“红绿灯”记忆。

1987年“八一”前夕,我跟随所在部队的几位领导驱车前往我的家乡辽宁省东沟县(现为东港市)执行一项任务。任务完成后,团领导给我批了5天假,让我与新****子团聚。

那天午饭后,我们进入一家国营百货公司,**子立刻被销售布料的柜台上的一匹棉质花布吸引。

“瞧,这花布图案,多像你们军港的红绿灯?”**子扯着那匹棉布让我看。我一瞧,这花布黑框绿底,红绿黄三色圆形图标点缀其间。我对**子说:“确实像红绿灯,好看。”于是,6角钱一尺,**子让营业员扯了5尺……

时光匆匆,我们很快又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我返回部队3个月后,**子来信报喜说,我要做爸爸了。她还说,我岳母已用“红绿灯”棉布给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做好了一件小棉袄。

1988年春,**儿出生了。我也刚好赶回老家休假探亲。当时,岳母买来新棉花,准备用剩余的“红绿灯”棉布边角料,为孩子赶做一**小被子。那天,我看着岳母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开始缝,便对她说:“妈,让我试试。”说完后,我接过针线认真地缝起来。岳母见状,惊讶地说:“想不到你这五大三**的样子,还会针线活?”

其实,自从踏入军营,生活琐事,一切全靠我自己。那年,在送老兵退伍前**,一位老班长带我连**为退伍老兵们做了三**被子。因为当时手艺还不熟练,我手指一**被针扎破好几回。

**儿出生的第12天,我便要赶回部队了。临行前,我不舍地抱了又抱用“红绿灯”小被子**裹的**儿。后来,当我再次回到家乡,**儿已经开始手扶炕沿歪歪扭扭学步了。那些天,她常常穿着“红绿灯”小棉袄,盖着那**“红绿灯”小被子……

我在部队服役期间,工作经历过多次调动。**子随军前的那几年,每年都会带**儿千里迢迢赶来部队探亲。每次,她们母**俩都要带着那**“红绿灯”。

1994年,**子带着**儿随军。随着**儿渐渐长大,那条“红绿灯”小被子也下了“岗”。一家三口团聚后,我们每次**一起去散步,都会驻足远望军港那“红绿”航标灯。

眨眼间,**儿到了谈**论嫁的年龄。她的志向一直是找一位军人作伴侣。也许,世间真有缘,**婿恰好在我曾工作过的那座军港服役。更为巧合的是,当那座军港出海口航标灯红绿交替闪烁时,两个年轻人在海岸边相见。

2020年1月,**儿也做了母亲。虽然她与**婿同在一座城,但**婿因为工作无法经常回家。我常对**儿说,你作为军人家属,理应全力支持他。

后来,我的小外孙出生了。**儿当年用过的那**“红绿灯”小被子,被我**子找了出来,重新拆洗,又盖在了小外孙身上。那“红绿灯”的布料已经30多年了,颜色依然鲜艳。满月后的小外孙,对“红绿灯”小被子显得格外感兴趣。**儿说,那是因为小被子上鲜艳的颜色能够抓住婴儿的眼球。但**子说,也或许是因为小被子上面有三代母亲的味道。是啊,当年岳母把新棉花一片一片地贴在棉布里的场景以及她与我的对话,仿佛还在昨天。如今,**子又从箱底找出它,换上了新棉花。我们的**儿也成了军**和母亲。

小外孙过了百天,**婿从部队回家。那时,小外孙已会用小手抓住“红绿灯”小被子。**子说,这像极了**儿当年喜欢“红绿灯”的样子。不**后,**婿再次执行任务,直到外孙过1周岁生日时,才返回母港……如今,小外孙两岁半,能够满地跑了。每天**,他把“红绿灯”放在身边,才会安心**。

往事如**,**不变。我知道,这“红绿灯”是我们两代军人家庭的生活记忆,是两代军娃的童年写照,更是两代军**牺牲奉献的缩影。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2年7月31日“生活周刊”版)

本文转自:多**贵州网

多**贵州网讯 (本网记者 孙天敏) 8月3日7时50分,安顺市水文水资源局高车水文监测站站长伍金**像往常一样开始校对从各个水文监测点传回的降水数据。忙完手里的工作,他和同事一起观看了“**这十年?贵州”**发布会直播。

“以前没有先进的测量仪器,干水文工作要付出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很高。”回想起这十年来的贵州水文监测工作变化,从事水文工作多年的伍金**感慨万千。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只能在监测地安装雨量筒,请当地人每天做一次雨量记录,再每隔一段时间去收集一次数据。每当汛期来临,做一次流量监测,常常需要五六个人组队才能完成。”伍金**告诉记者说,现在巡测队用上遥测雨量计,大伙不用再长时间“守株待兔”,通过后台就可远程遥感实现雨量测量,每5分钟就能测量一次降雨数据并上传到数据库,流速监测也可通过雷达测速仪,不用工作人员到场,就可以掌握汛期低、中、高水位变化情况,测洪能力强大了许多。这些新设备的运用极大提高水文监测效率和数据准确**。

伍金**进行GNSS测量作业

在2010年至2014年担任黄果树水文监测站负责人期间,为了尽快掌握水文设施设备的调试运用,在没有培训课的情况下,伍金**只能请教监测站的老职工和业务能手。在承担光照水文监测站定点式H-ADCP率定报告的编制时,得知此类分析报告在我省尚属空白,没有可参照的实例时,他又花费了大量时间和**力翻教材、查资料、请教专家,终于找到适合的分析方法。

也是在这次探索学习的过程中,让他明白了,水文工作是一门必须身体力行的技术活,监测队员职业技能的提升非常有必要,理论和实践缺一不可。

“那个时候条件有限,只能从有经验的职工那里讨教和自己慢慢摸索,时间长、效率低。”伍金**说。

近年来,贵州各地的水文部门不断推陈出新,引进新设备,开设项目培训课程,迅速解决队员们的设备使用技术和专业理论知识等急难问题。“通常只需2至3天就能熟练操作,技术要点一次没吃透还可以多次参训。”伍金**向记者介绍道。

凭借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熟练的一线操作实践经验,2021年,伍金**在“全省水文勘测技能竞赛”中获得一等奖。

“水文是防汛抗旱的‘耳目’和‘尖兵’,这项工作对于水旱灾害防御至关重要。”伍金**说,今天的贵州水文监测设备和技术比起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在互联网科技的加持下,向着高效率、高质量目标迈进了一大步。

上一篇:*国宣布对俄新一轮制裁,涉多位*头及数十家实体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果洛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