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军人:老兵的第二个战场

2021-12-30 18:34:40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青年报

王敏检查播种小麦质量。马海超/摄

尽管已是“集团公司副总”,但退役老兵王敏仍然是一副农民的打扮。他经常一身工装奔波在田间地头,满嘴村里的“土话”,和老乡聊着聊着就盘腿坐在了田埂上。

农田是退役老兵王敏的“第二个战场”。通过种地、试验,探索出新的农业技术,然后进行推广,是这位“土专家”年复一年不变的工作主题。

起先,王敏本想要逃离农村。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王敏做惯了农活儿,觉得农民这个身份“不够体面”。高中毕业后,他报名参军,想着“离家越远越好”。没想到5年后退役,被安排到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农机局,成为一名农机技术员,再次回到了农村。

王敏不可避免地感到失落,“像拼命努力了一圈,结果还是在原地踏步”。刚回到农村时生活条件艰苦,他跟随老技术员们骑自行车去田间考察,运气好一点遇到拖拉机经过,他们就能搭一段顺风车。

也是在田间地头,王敏看到**傅们被农民热情相待。他们带来的新工具帮老乡节约成本、提高产量,老乡邀请他们去家里坐,还特意**一只鸡来招待他们。

这种“被**众需要”的良好感觉吸引了王敏,在部队学了5年通信专业后,他开始转行,从零起步学习农业技术。那时王敏连播种机和收割机都分不清,就向**傅虚心请教,身边的同事、农民也都成了他“**扰”的对象。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农机化技术推广站工程师康瑞军就是其中之一,农机相关的电力知识和机械图王敏都来请教过他,在他看来,王敏要强、追求**,身上“有一**军人不服输的劲儿”。

“研究技术其实就像打仗攻山头一样。”王敏解释说,“想要干成一件事,就没有后退的道理。”

2012年,王敏担任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农机化技术推广站站长,迎来了更大的挑战。考虑到自己不是“专业出身”,没有系统**学习过农技知识,王敏特意报名参加了安徽农业大学的培训班,在40岁时再度走进学校,开始学习农业技术。

“要让乡亲们相信你说的是对的并不容易。”学成归来的王敏在辖区内开发了6块试验田,分不同区域、种植习惯、种植制度,将新技术率先引入田里。种植期间,他请当地农民全程观摩,再召开现场会,给大家“算账”。投入产出分别是多少,能增加多少**,王敏算得清清楚楚。

2014年,王敏用这样的模式探索起秸秆全量还田技术。当时农村还留有秸秆焚烧的习惯,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走访调查后王敏发现,农民焚烧秸秆不仅是图省事,更重要的是为了将庄稼地里的秸秆残余清空,以便来年播种。

传统的农业机具和耕种方式已经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将种植模式和种植习惯结合起来去改变,形成全新的种植体系。经过反复试验,王敏提出拓宽小麦、玉米、大豆等农作物之间的种植行距,避免秸秆残余集中造成拥堵。同时根据新的行距,王敏又将农具进行升级改造,更换出一套全新的耕种作业模式。

解决了技术上的难题,王敏开始逐村推广自己的新模式。他花费两年时间走访了辖区内的260多个村庄,召开200多场现场会,为农民详细讲解新的耕种方式。**多的时候,一天要开七八场会。

两辆皮卡车是他的“战车”,车上装着给村民指路用的会场路线指示牌和展示用的农具。那时王敏和同事开玩笑说,他们从一个村走到另一个村,像个“流动的农业课堂”。

课堂搬走了还要留下“教材”。王敏带领同事刻起光盘,把工作原理制作成动画,走到哪里就送到哪里,确保“老人孩子都看得懂”。

也是在这两年里,王敏将各村**括大豆播种机、玉米播种机、大马力拖拉机在内的农具全部换新一遍。这让他觉得像在“备战打仗”,“两年内你的部队装备要完成换新,下一步就是提高战斗力”。

王敏推崇“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在他看来,在农村“提高战斗力”,就是让农民职业化。他大力推广人才技术培**工作,在区域内实行**村联户制度,让接受能力强、肯学习的农民先培训,再以点带面传授给村里其他人。近2000名“种子选手”被挑选出来,王敏带着大家一起到试验田下地干活,手把手讲解农业新技术。

王敏还发动各村成立农技专业合作社,劝大家“联合起来一起干”。如今,辖区内已有超过200家合作社,有的甚至还形成了规模产业,实行起跨区作业,帮助其他村庄收种,**远的已辐射至山东省。

教授推广农业技术之余,王敏还是不少农机生产厂家的顾问。每次新农机试验应用,他会根据实际使用的效果给厂家反馈意见,把自己认为欠缺的地方提出来,和厂家一起改进修正。

一台大豆播种机的钢架结构应该是三角形还是工字型,王敏会反复试验论证。他发现部分农机在土质不同的农田里耕作效果不一样,就请来农民代表和厂家开发人员共同研讨,挑选出**适合当地使用的设备。

王敏有一条工作准则,就是“永远走在农民的前面”。“你不前进不学习就会落后,就要在农民面前摔跟头,大家就不信任你了。”王敏感慨说。

他曾吃过“摔跟头”的苦。2012年刚任站长时,一场春玉米**量播种现场会上,一位老乡问王敏甜玉米该如何播种。王敏本以为所有玉米播种都一样,**满满地接过甜玉米种子后才发现,甜玉米的种子形状又瘪又小,和普通玉米根本不是一个品种,无法适用常规的播种模式。

王敏当场蒙了,只好告诉那位老乡“回头找机会再探讨”。那场会后,他又去恶补甜玉米的收种知识。此后每次开现场会前,王敏都要准备很多天,把可能被问到的问题列一个提纲,提前一一准备好。

今年,随着辖区内农民红薯种植规模的扩大,王敏又研究起红薯收种。他发现以往大多是人工收种,费时费力还无法保证质量,便琢磨着更换成机器作业,探索一套从种到收的系统模式。

在试验田里,他将村里的种植户全部请来,召开现场会汇总红薯耕种中的问题。后来红薯播种机的研发机构和生产厂家也被请来,和农户们一起商讨设备改良方案。

“不要怕麻烦,做农技推广就是要始终往前走。你要替农民多想一点,多走一步。”王敏说。

埇桥区东西向狭长,地形复杂,丘陵、平原、沙地都有。每次制订生产模式,王敏都要分门别类整理出好几套方案。用什么农具耕种、种植行距多宽、农具要抬多高,王敏都会细致地一一作出规范。当地农民都知道,他做出的方案适用**极高,“只要愿意,跟着方案干准没错”。

对工作**益求**,生活中王敏却“极度**糙”。他很少顾及个人形象,总是将工装随意往身上一套,一天田间地头走下来,身上到处是泥点。

1995年刚退役时,王敏也曾“讲究过”,他穿白衬衫上班,后来发现自己与老乡格格不入,从此就再也没穿过。1998年准备结**,他特意买了一套西装,后来这套西装被压在箱子底。直到2019年农业农村部授予他“全国十佳农技推广标兵”称号,来北京接受表彰时,王敏才再次将它翻出来,发现口袋上的缝纫线竟还没有拆开。

他还是更喜欢田间地头,觉得“西装穿不惯,穿着穿着就弄脏了”。收种季**忙碌的时候,王敏“泡”在试验田基地里几个月不回家。2019年为了抢收小麦,他接连开了近5个小时联合收割机。驾驶室内温度高达40摄氏度,下来时,有些虚脱的王敏直接从2米多高的收割机上摔了下来,造成四根脊椎****突**折。

康瑞军亲历了这一幕,他和同事吓坏了,立刻把王敏送到**院,王敏却只拿了几片膏药,就骑着电动车又回到试验田里。几天后,在同事的劝说下王敏才“不得已”住院治疗。病**上躺了没几天,他就坚持出院返回了试验基地。

“工作没干完,心里着急啊!”之后的一个多月,王敏戴着护腰在田里忙碌。试验顺利完成,他却从此落下病根,后来一到变天就会腰疼,“比天气预报还准”。

但王敏并不后悔。在他看来,为农民出一点力是“值得的事”。他很容易和乡亲们打成一片,享受“和农民在一起的感觉”。如今每次现场会,要是王敏不到,便会有人开始四处询问,“老王今天怎么没来”。

虽然如今已放弃事业身份到企业任职,但王敏仍主管“三农”服务。他又牵头建起1000亩试验田,“不能把农民的事落下”。

接受采访时,王敏不止一次提到诸多荣誉“受之有愧”。他始终觉得“来自农民的荣誉该属于农民”。他认真地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你们该去采访农民。我的事不值一提,他们才是我们要真正关心挂念的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郑天然通讯员钱锦来源:**青年报

【编者按】

2021年即将过去,回顾今年,新冠病毒依然肆虐,军事领域的争斗和**弈也频频上演,火药味弥漫全球多个热点地区。

这一年,国际军事安全形势蕴含新的变局;这一年,军事前沿技术发展凸显新的趋势。如何看待这些新变局和趋势?澎湃**(www.thepaper.cn)推出“2021军势”系列文章,从今年的军事安全形势、核态势、武器贸易和陆海空天武器发展等角度管窥军事安全形势变化和武器发展趋势。

在即将过去的2021年,世界地面武器发展呈现出一些新的趋势和特点,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未来战争的形态和模式。

珠海航展上展示的履带式无人战车。第四代主战坦克开始量产

坦克是“陆战之王”,也是各国陆战装备中的核心,其发展受到各军事大国的重视。2021年7月,俄罗斯国防部宣布以T-14“阿玛塔”主战坦克为代表的新**坦克装甲战车已经开始量产,计划在2022年开始投入批量服役。德国莱茵金属公司计划为法德两国联合研发的第四代主战坦克提供130毫米滑膛炮,其竞争对手是法国奈克斯特系统公司研发的更大口径的140毫米滑膛炮。

在第三代坦克改进方面,各国重点集中在提升**伤力和防护力上。作为世界陆军强国的**国,目前正在积极推进先进多用途坦克**的研发。这款**能先进的坦克**是专门为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研制的,集****、穿甲、破障等功能于一体,炮长可通过操作界面,使用弹药数据链实现任务所需的特定攻击效果。该**设定有三种起**模式:可编程近**起**,利用激光测距仪确定距离,在预定点起**,用于摧毁隐藏在掩体之后的人员或车辆;触发起**,可穿透混凝土墙体;延迟起**,用于在侵彻目标后再起**。

另一方面,**国陆军还在继续提升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防护力,为**新装备的M1A2 SEPv3(也称M1A2C)安装了以色列开发的“战利品”HV****伤型主动防护系统。该系统使用雷达探测来袭导弹和火箭弹,然后发射弹丸进行拦截。此外,德国陆军也为现役的“豹”2A7主战坦克配备了“战利品”主动防护系统。

意大利陆军则计划为现役的“公羊”主战坦克加装可以由120毫米滑膛炮发射的小型无人机。以色列埃尔比特系统公司获得了一份价值约1.72亿**元的合同,将为菲律宾陆军生产“萨布拉”轻型坦克以及轮式战车。而土耳其FNSS公司、印度尼西亚平达德公司和比利时约翰-克里库尔公司联合研发的“虎”式中型坦克,经过漫长的研发期之后,终于开始进入到量产阶段。

由于缺乏经费,T-14主战坦克的量产计划一再推迟。无人战车:开始全面列装部队

无人战车是近年来各国陆军地面装备发展的重点项目之一。2021年,以俄罗斯、**国、法国为代表的陆军强国已经开始全面装备各型先进的无人战车。

俄罗斯在无人战车的发展上虽然起步较晚,但是步伐很快,而且已经首先将无人战车投入到实战中,取得了非常宝贵的实战经验。在此基础上,俄罗斯陆军于2021年率先组建了世界上**支完全由无人战车组成的装甲部队。该部队主要装备“天王星”-9装甲无人战车,**括5套“天王星”-9系统,共计20辆战车。为此,俄罗斯陆军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天王星”-9无人战车操作员培训中心。

俄罗斯海军的所有工兵部队也开始批量装备“天王星”-6**无人车,将用于清除濒海沿岸和陆地上的地雷。该型**无人车与“天王星”-9装甲无人战车一样,都经过了叙利亚战场的实战检验。此外,俄罗斯物资技术保障军事科学院的科研人员还在研发以MT-LB型履带式装甲车为底盘的弹药运输无人车。该车可以部署在战斗**前沿,主要为主战坦克、步兵战车、自行火炮提供补给,可使这些战车补充弹药的时间缩短3~4倍,并且大幅降低后勤人员的工作强度。

“天王星”-9无人战车配备了机关炮、反坦克导弹等武器,火力凶**。

除了俄罗斯,**国陆军也在全力推进无人战车体系的研发工作。目前,**国陆军轻型无人战车项目已经进入到四家公司提交样车的竞标阶段。中型无人战车则已经选定“**齿锯”M5,其全重10.5吨,**大有效载荷3.6吨,**大行驶速度64千米/时,配备康斯堡公司“保护者”中口径遥控武器站,采用柴电混合动力传动系统和开放式架构。重型无人战车暂时由M113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改装而成,用于操控无人战车的任务**技术控制车则由M2“布雷德利”履带式步兵战车进行改装。**国陆军计划于2022年6至8月在得克萨斯州胡德堡基地对**括4辆轻型无人战车、4辆中型无人战车、4辆重型无人战车和6辆任务**技术控制车在内的完整无人作战体系进行全面测试。

在今年**举行的珠海航展上,各大军工集团纷纷推出了多款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无人战斗车,让人目不暇接,无人战斗车的**发式展示也是本届珠海航展的**大亮点之一。

随着无人战车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开始批量列装这种武器,这也意味着无人战车大规模走向战场,将深刻改变陆战模式。

珠海航展上,**兵器展示的VU-T10履带式地面无人作战**。装甲战车:新**已成雏形

2021年,多个**的陆军宣布将采购新**装甲战车,**括阿根廷、奥地利、塞尔维亚、法国、马来西亚、斯洛伐克、土耳其等,从而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新**履带/轮式装甲战车的发展。

比如,通用动力欧洲地面系统公司为奥地利陆军研发的“潘德”Evo就是新**轮式装甲战车的代表。该车有6×6和8×8两种驱动型号,具备两栖能力,可作为各种武器载荷和设备系统的通用**。英国陆军新**“拳师犬”系列轮式装甲战车也已投入量产,其首批车辆将在德国卡塞尔工厂生产,之后会将生产工作逐步转移到英国国内。英国陆军在2019年订购了500余辆“拳师犬”系列轮式装甲战车,**括步兵运输车、指挥控制车、野战救护车和特种运输车等车型,合同总价值达26亿欧元。

此外,各国陆军还在进一步改进现役装甲战车。比如,英国BAE系统公司将为荷兰皇家陆军的现役122辆CV9035履带式步兵战车进行中期大修以及改进,换装新型炮塔和其他设备的升级,**括加装主动防护系统、反坦克导弹以及先进光电瞄准系统等。**国陆军也计划为现役的一部分“斯特瑞克”A1型轮式装甲战车装备30毫米自动炮遥控武器站,以提升旅战斗队的**确**伤能力。印度也开始对现役BMP-2步兵战车实施现代化改造,配备功率更强大的发动机和传动控制系统,以及炮长热成像瞄准具、第三代车长全景瞄准具、先进火控系统和目标自动跟踪系统。

“拳师犬”系列轮式装甲战车。火炮:更远、更强、更**准

**国陆军长期以来的主力身管火炮主要是M109A6/7自行榴弹炮和M777牵引榴弹炮,这两款155毫米火炮均采用39倍口径身管,在技术**能上已经落后于其他**全面装备的52倍口径身管155毫米火炮。为此,**国陆军研发的新**采用58倍口径超长身管的XM1299自行榴弹炮样炮,在2021年进入到全面提速阶段。**国陆军第1装甲师第2装甲旅战斗队炮兵营已经首先接收了2门XM1299自行榴弹炮样炮,进行部队作战试验。而且,该炮还首次成功试射了XM1210型火箭增程榴弹,**大射程超过了70千米。

目前,XM1299自行榴弹炮各项子系统的研发也在稳步推进当中。**国陆军已经确定了为该炮配备外形尺寸更小的23发弹药自动装弹机,而不是之前预想的31发弹药自动装弹机,已经有5家公司参与这一项目的竞标。此外,**国陆军还计划为该炮研发**大射程超过100千米的XM1155冲压增程**,雷神公司、波音公司、通用动力公司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四大军火公司参与竞标。**国陆军将从这4家公司中选定2家进入到第二阶段的竞标。

XM1299自行榴弹炮**大射程70千米。反坦克导弹:百花齐放

随着微电子、制导系统、战斗部以及固体火箭发动机等相关技术的飞速进步,越来越多的**加入到自主研发反坦克导弹的行列之中。在2021年,就有多个**首次**了自主研发的反坦克导弹型号。

塞尔维亚推出了新**POS 145“诺瓦”轻型反坦克导弹系统,用于打击0.4~2.5千米范围内的坦克、装甲车或防御工事等目标。该型导弹发射全重17千克,弹长1150毫米,直径155毫米,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和重量为6.4千克的串联聚能破甲战斗部,对均质装甲板的侵彻深度达到了1000毫米,配备电视/红外导引头,具有“发射后不管”能力,命中概率70~80%。

波兰首次**了“皮特拉”轻型激光制导反坦克导弹系统,用于打击2.5千米内的各类目标,不仅具有直接攻击能力,也可以通过“攻顶”方式打击重型装甲目标。该型导弹主要集成在遥控武器站上,装备于轻型有人车辆和无人战车。

乌克兰展出了“护身符”新型多任务导弹武器系统,用于发射配备串联破甲战斗部的130毫米和152毫米口径导弹,打击100~6000米内的重型和轻型装甲目标。该武器系统采用模块化设计,其旋转稳定**上装有2枚导弹,配备热成像装置,可在昼**及任何天气条件下工作,能够集成到多种战车**上。

此外,各国还对现役的反坦克导弹系统进行改进,以拓展用途、提升打击能力。以色列推出了舰载型“长钉”导弹,**括增程型和非瞄准线型两个子型号。舰载增程型“长钉”导弹配用聚能破甲战斗部或侵彻****战斗部,有效射程达10千米,主要用于攻击小型舰艇以及陆上目标。其发射装置采用4联装集成式发射筒,可装备在刚**充气艇以及更大的舰船上。

**国通用动力公司则与欧洲MBDA公司合作,将“硫磺石”空地导弹集成在“埃阿斯”履带式装甲战车上,成为陆基发射远程反坦克导弹系统。该发射车被称为“守望先锋”,有可能成为英国陆军新组建的重型和纵深侦察旅战斗队的一部分。“硫磺石”导弹全重50千克,弹长1.8米,具有雷达和半主动激光制导能力。

上一篇:《关于依法惩治涉*、弹药、**物、易燃易*危险物品犯罪的意见》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果洛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