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堆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政府正在建造大量的补贴,而现在浪费的土地已经堆

来源:网络  时间:2020-11-18 15:50:04

文艾金融机构蒋介石编辑孙静过去有共用自行车的坟墓,现在有僵尸充电站。11月17日,新华社报道,安徽省淮南市有许多充电桩无法充电,被杂草...

文艾金融机构蒋介石

编辑孙静

过去有共用自行车的坟墓,现在有僵尸充电站。11月17日,新华社报道,安徽省淮南市有许多充电桩无法充电,被杂草包围,大量的充电桩变成了僵尸。

当地充电运营公司负责人解释说,一些充电桩已建成近10年,由于设备老化而无法充电;另一些来自销售和租赁新能源汽车的公司,而相关的配套设施由于主营业务不佳而被忽视。

在僵尸堆的背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中的资源浪费是暴露出来的。新能源汽车风险投资基金--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基金总裁方建华认为,近年来,一些收费桩运营公司被当地的补贴政策所吸引,盲目推进、规划和建设与实际脱节,导致资源闲置浪费。

(土园:新华社)

受到补贴的吸引,早期的野蛮增长

2014年5月,国家电网宣布向非国有资本开放电动汽车充电和转换设施市场,并引入私人资本参与电动汽车充电和转换设施的建设。在补贴政策的刺激下,投资者和投机者进入了市场,并建立了数百家电力能源和充电运营商。

随着大量企业的扩张,也带来了布局和质量问题。近年来,僵尸桩现象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2018年,媒体报道,北京螃蟹岛附近有40多个闲置的充电桩闲置和无法维护,导致无法使用的充电桩被弃用。

中国最大的充电桩运营商新能源公司董事长余德祥认为,为了早期在土地上运行,所铺设的装料桩存在收费界面不一致的问题,为了降低成本,早期装料桩的质量相互混杂,加上位置差的问题,造成普遍的低利用率,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

在装料桩完成后,淮南公司出售的新能源汽车数量并不理想。同时,由于物流园区新能源车辆数量较少,收费桩的利用率较低。安徽元丰新能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费海山表示,原计划五年内收回成本,但根据目前情况,8至10年恐怕也难以收回成本。

企业很难盈利,也很难陷入循环困境。

资产投资重,利用率低,这些问题是这些早期野蛮增长造成的,使大多数企业难以盈利。根据Eli咨询研究所的数据,每60千瓦直流充电桩,单桩成本为3万元,土建和扩能成本为3万元。运营和维护、财产和其他费用尚未包括在内。

(土园:新华社)

除成本高外,低利用率也制约了企业的发展。据统计,我国公共收费桩行业的平均电力利用率只有4%左右,其中北京和上海的收费桩使用率最高,只有1.8%和1.5%的利用率。

据报道,自2014年第一家可充电业务成立以来,前五年累计投资超过50亿元,其中头四年亏损6亿元,直到2018年才实现盈亏平衡。云快收费表示,到2020年仍将出现一些亏损,但整体现金流将得到平衡。

企业既不盈利,又不能投资于新建桩的建设或现有桩的运营,闲置收费桩不能满足车主的需要,从而陷入经营者充值桩闲置的境地,另一方面,业主不能收费的两难境地。

根据中国充电联盟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4月,中国充电基础设施的累计数量为127.7万辆,而到2019年年底,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数量已达到381万辆。新能源汽车的堆积率约为3比1,远远低于发展电动汽车收费基础设施(2015至2020年)指南规划的1:1。这意味着在充电需求方面仍存在巨大差距。

本文由财经周刊每周记述原版产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不得转载。违反者必须受到处罚。